今天是:
浩然文学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浩然文学奖 >> 获奖作品授奖词 >>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中篇小说获奖作品授奖词

字号: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中篇小说获奖作品授奖词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4月25日 03:14

一等奖(1名):

《菩萨蛮》  作者:洪  放(安徽桐城)

洪放以其极具定力的双线叙述,有效引领我们进入阅读的紧迫和思考。从通达八方的商界知名人士田去非,对荒废的滴水寺进行修复真像的且读且淸晰的过程,使我们看到物质世界的权钱交易、秩序失衡,以及欺妄、贪欲的心灵困境;而滴水寺这一佛门净土的一再出场,使我们看到一个物欲弥漫的世界,多么需要庄严淸净智慧的救赎和照亮。

我们从《菩萨蛮》文本中看到了一种澄澈宁静的微光,这微光烛照着世间繁复、痛苦、迷惘的心灵,进而,引度着混浊之心抵达净善的精神彼岸。

作者内敛智性的叙述,精巧机警的情节架构,使他的文字在一步步逼近人性善恶挣扎的同时,寄喻着作家对芸芸众生的诚恳、包容、善意和期待。

 

二等奖(2名):

《三声炮响》  作者:刘爱玲(山东威海)

病入膏肓的白曲水在生命只剩三个月的时间里,铆足了劲,完成了一件“命一样重大的事”——打一副雕花棺木,把已故在遙远异乡的父亲的骨灰迁回祖地白家村安葬。这似乎带有悲壮意义的行为,最终成为全村人的悲壮仪式,使“干瘪得像风干了的鸡肠子、“没了祖宗的影儿”的白家村“一下子回到了若干年前兴荣的日子”,使漂泊城市的年轻人重新对家乡有了安托生命的念想。

我们要建设怎样的乡村?留住地、留住村庄、留住祠堂、留住祖坟,就留着了文化,留住了乡愁。《三声炮响》,实则是对乡村“善、忠、孝”传统文化千年守望的深情礼敬。因为有了这守望,“人才能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活得像个人”。

刘爱玲用极具审美价值的语言和情怀,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具有现实意义和反思意义的好小说,读来心痛也感动。

 

《士别十年》  作者:尹学芸(天津蓟县)

当权力成为全社会所追逐的目标、进而成为决定个人“荣辱升迁”的路径,便直接导致社会精神层面原有标准的崩溃。即便是在一个处级“文明办”或“民俗文化硏究所”,为获取一个“办公室副主任”或别的什么低职,也要使尽浑身解数,屈就权力,勾心斗角,甚而互害生命……

作者以女性视角,切入到这个权力把玩女色的扭曲世界。仅仅十年,在一个没有正常价值尺度和高尚道德情操的人际关系里,人心、人性已变得面目全非:纯真变得世故、多疑;正直变得狡诈、势利。于是,我们从作者绵密郁伤的叙述里,听到了这个时代疲惫无奈的呻吟。作者的批判意识跃然纸上。

 

三等奖(3名):

《给大爷出殡》  作者:陈宜新(山东菏泽)

陈宜新以朴素温暖的乡土语言,讲述了一幕围绕“我大爷”过世出不出殡,乡镇、村庄各色人等表现出的种种心态、行为的活报剧。

因市委书记的父亲是“我大爷”的生死战友,在官场对攀升有图的人执意要把丧事办得轰轰烈烈,好让市委书记开心,为日后升迁搭一把梯子;也有人认为“我大爷”这样厅级离休身份的人,丧事办得越排场越会有大把大把的“票子”收进;但更多的“我大爷”的亲人们执意要为他隆重出殡是因为刻骨的亲情。唯有“我大爷”的儿子——因“我大爷”政治灾难牵连、身体严重致残的马家努,顽强顶着各方压力,坚守着父亲的遗嘱:“死后不动客、不发丧、不出殡”,守护了“我大爷”一生乃至最后的淸廉。

作者洞察人情世态,熟悉农村生活,塑造了众多性格鲜活生动的人物,而乡土味浓郁的书写,洋溢着作者对土地、乡村的真情呵护。

 

《作家林林的快乐生活》  作者:王洪勇(河北香河)

作家林林爱上了电视台主持人郑敏,郑敏是一个比林林大几岁、又带着一个6岁孩子的母亲。林林的爱是超世俗的,是真诚的。但似乎免俗的林林却又被卷入“争县文联副主席职位”的俗之又俗的权力角逐中。角逐中的林林亲历了也目赌了过程中的行贿、受贿、索贿,人性的凶险和手段的卑鄙刺疼了林林……

王洪勇以熟稔流畅的文字、生动的细节描写,揭示了一个人生的普世价值,即文中郑敏所说:“真正的幸福不是拥有权势和金钱,而是在自己所选定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还有,人生的快乐来自于奋斗的过程之中。

 

《血祭》  作者:邢根民(陕西大荔)

过度膨胀的权力,严重干扰着社会的法律秩序;公民对法津认知的盲区,又使社会道德越过底线。执法者时时面临着“权与法”、“情与法”的严峻挑战。

作者从两起严重交通事故后对逃逸者的处理和追捕入手,展开了“法与权、法与情较量”的庄严书写。较量是残酷的。为还社会公道,交警张勇军牺牲在追捕逃犯的路上。英雄最终以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法律的神圣和尊严。

邢根民以无任何雕饰的白描式书写,以其在公安交警岗位近20年的生涯,完成了一篇“战友对战友”流泪的祭奠。

所属类别: 获奖作品授奖词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浩然文学奖 浩然文学研究会 浩然文学奖获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