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浩然文学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浩然文学奖 >> 获奖作品授奖词 >>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短篇小说获奖作品授奖词

字号: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短篇小说获奖作品授奖词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4月25日 03:13

一等奖(1名):

《卷毛活》  作者:许福元(北京顺义)

《卷毛活》擦亮了短篇小说创作平台的灯盏,让人见识到京西北一位农活里手、文学熟手和艺术棋手的部署魄力和写作魅力。小说结构谨严,气韵通脱,造像活络,言语犀利。起自内里的爆发力也是近年短篇小说写作较为罕见的,所谓生活蓄积起来的创作灵性,在作者智慧、宽裕的涵养中,有韧性地启蒙、健旺,有秩序地迭起、推进,有信心地收敛、绽放。人物从叙述者“我”,到叙述的引捻儿、电视制片人“小潘”,再到主人公“圣三爷”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生命形态,血肉质感如刀削斧凿出来。尤其圣三爷,配合着作者深厚的生活积累、精到的理解和超拔的想象,竞相衍化,神秘而又逼真,具有深刻的悲怆意味、英雄主义情怀以及隐忍坚毅的理想色彩,其生命含量和审美意境之重,经过作者自觉葆有的艺术分寸的度量,含蓄地印现。小说将中国北方博大精深的农业文明和创造文明奇迹的百姓众生镂刻在读者心中。

 

二等奖(2名):

《小心你的邻居》  作者:何  燕(广西玉林)

作品立足现实中人的生存处境,触及到诸如老年孤独、扰民的广场舞、住房困扰、农民转让土地后加入城市生活的艰辛等社会难题。小说在活人相邻、活人和往生者之间相邻这两个层面展开,既真切,又荒诞,超出想象,合乎情理。表现了人与人相邻、往生者之间骨灰相邻无奈与欣慰的悲悯情态,以及人与人长久磨砺产生出的互为依存的温情和互不信任的排拒等纷繁复杂的涵义。作者沉着地铺垫人性顽韧、社会文明的基本信念、伦理道德,冷静地探讨活着的人们和死去的鬼魅为争夺栖息空间上演一幕幕戏剧的奥秘,对语言的控制格外安静、从容,人物性格鲜活、充沛,作品的色调平和、冷峻,平缓的结构里潜藏着跳跃的灵性,带给读者对阅读短篇小说的信心。

 

《清唱》  作者:单  杰(刘永梅,河北石家庄)  

小说的表现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首先是小说的意识自觉、自如;其次小说迈出的文明脚步自然、扎实,深刻融会于产生戏曲这一特色文化的厚土中。《清唱》像是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生长出来的老树,烈烈向上,百折不挠,随着作者勤勉的书写,渲染出别样的情致和诗意的着陆。《清唱》的故事注入了很强的专业性,故事演绎的程式、所借助的语言,刻画人物、造就形象都比较讲究。节奏稳,弹性强,放养开,内敛住,加之艺术把控的成熟度量,使作品自始至终弥漫着和煦之光。然而展开故事的过程,却是不可阻挡的伤痛和摧折,人物命运的起伏、情感的勉力维系,尽在作品自发、强劲的持续中,魅力相随,也在其中。

  

三等奖(3名):

《绝鉴》  作者:何一飞(湖南长沙)

1480字的《绝鉴》,没感觉作者因刻意技术操作而留下的痕迹,它像名符其实的老艺人手上的精制银壶,艺高心静,没有虚文,没有断气,没有走神,拾掇了一些时日以后产出一件上乘之作。作品短小精悍,理路精道,意味深长,用最少的翅膀进行了飞翔。悲悯,苍劲,绝免。鉴玉师陈若尘的内涵品貌及以往的生活道路和修习阅历,临风招展。在庸常的日子里,一介寻常百姓、辞职老师、独立鉴玉师,养成的惯性思维是向一般性的、非原则事物谦让、退避、妥协,这一回,不得已要为县委书记带来的一枚清代皇家用菊纹盘出具赝品证书,帮衬也许要送出、也许要收受的县委书记,以回报书记此前帮其安排女儿的工作之恩惠。鉴玉师难以推卸,百般困扰之后成全了书记、断裂了自己,关闭店门出家修积,开启了承担罪责和救赎灵魂的漫长之旅。一炳精良的匕首,戳到了社会人心的痛处。

 

《城市温柔》  作者:田  林(河北承德)

《城市温柔》由三则故事组成。作者的叙事能量、该决断时的斩钉截铁,在这里显出了威力。稍带苦涩的“温柔之花”、“乐园”、“鸿门宴”三个独立单元,缠绕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矛盾,只是呈现的路径是在人们熟悉的常态中,作者严守住通常的秩序和习惯成自然的普遍规则,循序渐进地把人物及其故事逐项消解和安顿下来,奇妙处在于作者不同寻常的点穴和切入,他给足读者自由想象的空间以后,对准过去遗留下的阴影和现实中胶着难奈的困境,从价值观念的根源那里梳理、调试和重建,让人物的心思越来越宽广,心地越来越厚实,最终人人事事获得相对的平衡。作者积极面对、寻求更好地解决问题的途径的能动精神,即至小说中叙述者自我承受力的拓展,对阅读者具有积极、正面的启发与鼓舞。

 

《寒尽不知年》  作者:杨中华(黑龙江大庆)

从部队转入大庆油田生产大会战的两个男子之间,其妻、其子之间,三重人际关系中的情谊、依赖、理会、挫伤、嫉妒、误解、怨恨,随着生活越加艰难困苦,政治、生产和精神压力加剧,以及成年人和孩子们各自成长过程中心理、心智所要经受的磨砺,所能留下的真实烙印,所要坚守和践行的理想、信念,均在这部选题沉重的作品里明晰和丰富起来;人物之间对立统一,矛盾尖锐息止,将一对战友、两家邻居特殊年代凝结出来的亲如兄弟、痛如仇敌的关系,揭示得既深刻、又到位。作者剖析了人性的自然元素与不可抗拒的社会力量共同作用下铸造的一些普遍质性,庆幸的是个性没有被强大的共性埋没,还有良知,这些重要的元素,帮助保存了人性进步需要的烛照。这部作品经历了伤痛,超越了伤痛,具有可喜的收获。

所属类别: 获奖作品授奖词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